文章禁止私自转载哦~

[FGO/FATE]不列颠王——阿尔托莉雅

①原创成分严重,半架空
②存稿小说中
————————————————
“代替我,成为王!”

——1——

王的加冕仪式已然进行了大半,但是却因为王的命令而旨在为王冠上王冠,献上礼袍的环节。

王好像……在等什么人。

原本应该为王继续加冕的骑士单膝跪在殿堂青灰色的地板上,微微抬起低下去的头,透过头盔的缝隙偷偷打量着王。

虽说此刻的王那一身沉重的银铠,那恍若旗帜般宁折不弯的背脊,和那严峻冷酷的神色,除了硝烟战火之外,也不可能再联想到什么了。

但是仔细观察便可以发现,此刻的王微微昂着脑袋,青绿色的眼睛正注视的远方的某个点,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这时,王突然收回了视线,看着身旁的一个位置,面带笑意。

只见一朵朵鲜花蓦然绽放了起来,碎晶在日光照耀下闪出琉璃般的色彩,期间有个身影缓缓凝聚起来,一个人从之间慢慢的浮现。

花之魔术师——梅林。

“何必要等我呢。”花之魔术师看似无奈的说道,实际上,用眼神轻轻地扫了一下,那单膝跪在地面上的骑士。

骑士猛的低下了头,心也沉了下去。

看着骑士这副的模样,梦魇之魔在暗处勾出愉悦的笑容。

——2——

阿尔托莉雅看着眼前被鲜花团簇着的恩师,唇角一勾,说道∶“因为只有你有资格,为我戴上王冠。”

花之魔术师沉吟片刻,从一旁骑士的托盘上拿起那蓝色的礼袍,长臂一伸,以着即将拥抱在一起的姿态,将礼袍记在了阿尔托莉雅的肩上,看着怀中少女娇小的身躯与那全然信任的目光,不由得眸色微沉。

“你倒是当真,没后悔过呢。”

阿尔托莉雅微微一愣,然后低声笑了出来。直到她的恩师手持王冠,疑惑的看过来,她才止了笑声。

她注视着梦魇之魔紫色的眼睛。

“你说过,我是王啊。”

梅林微微一愣,不由得回想起了少女还是在15岁的那一年,拔出石中剑之际,少女说过的话。

‘因为你说过,我是王。’

梅林神色一动,动作不由得顿了顿,然后慢慢的,仔细的将王冠放在了阿尔托莉雅的头上。

阿尔托莉雅垂了垂眼眸,再抬起眼时,便是人们所认知的,完美的亚瑟王。

——3——

格尼薇儿深爱着她的王。

无论是王睡着时的模样,王微笑时的模样,王思考时的模样,王练武时的模样……一幕一幕的都刻在了脑海中。

事实上当听说亚瑟王要向她求婚的时候,她的心里不止有惊讶和窃喜,还有一丝丝不安。

如此优秀的王啊!他是那么的谦恭,正直,英勇,公正……只能当做养在庭院中的娇弱玫瑰花的她,又何有何德何能能够配得上呢?

然而所有的不安,都在见到王的那一刻,通通烟消云散。

她的王啊,竟然亲自来迎接她!纵然只是一个政治上的婚姻……

她终究是无法违背自己的心。

格尼薇儿走下马车,将手搭在了因为15岁便拔出石中剑而身材矮小的,金发碧眼的王的手上。

王回以微笑。

——4——

当看着身材娇小的少女穿着婚纱,手捧鲜花走来的那一刻,阿尔托莉雅多多少少是有一些恍惚的。

特别是看到那个少女对自己露出甜美笑容的那一刻。

她觉得自己注定会负了她。

“不必担心,我的王。”少女的眼瞳中闪过笑意,“我在你的身边哟。”

阿尔托莉雅下意识的回以微笑,捧起她的手,在指尖落下一吻,然后将少女挽入怀中。

刻意压低的磁性的声音中饱含着笑意∶“我的王后,你也莫要紧张啊。”

格尼薇儿的耳尖发红,恼怒的瞪了王一眼,然后埋在王并不算结实的胸膛中,不说话了。

心中的窃喜几乎都要溢出来。

她的王啊……

周围是来自人民们的祝福声与欢呼声。

这是注定最珍贵的一对夫妻的婚礼。

——5——

“无论怎么样,你都是我的王后。”

“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脱离魔术伪装的王如此说道,碧绿色的眼瞳中满是坚定。

当初是这样说的啊……

那现在究竟是为什么呢?

气温一再的攀高,滚烫的黑烟蚕食着空气,赤红的火焰犹如翻腾的海浪,试图攀上女子娇弱的身躯。

格尼薇儿被锁链锁在十字架上,稀薄的空气令她呼吸困难。她咬着牙,忍受着烈火焚烧身躯的痛楚。

……王……

“不必惊慌,王后。十分的完美。”

顶着杂乱发型的王轻笑道。

……王……

“怎么样,好些了吗?”

眼下有着青黑的王担忧道。

……王……

“王后,等待我的凯旋而归吧!”

银色盔甲着身的王如此的意气风发。

……王……

“王后,我回来了。”

银色铠甲染血的王如此的温柔敦厚。

……王啊……

“恩?怎么了?”

手持书卷阅览的王如此的温文尔雅。

吾王……

“无论怎么样,我都会一直守护着你的。”

我的,王啊……

“因为你是我的王后,是我阿尔托利雅·潘德拉贡的妻子。”

金发碧眼的王,如此的坚定。

……那是,王……

“呃……啊啊啊——!”

格尼薇儿猛的扬起头,洁白的天鹅颈弯出一道优美的弧度,修剪整齐的指甲刺入了手心中,鲜血滑落下来,滴在了地面上。

一种透明的液体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还未落在地面上,就蒸发在的空气中。

为什么?为什么啊?

王——!!

“王……”颤抖的声音是如此的细微,细到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晰,但是她却看到一直坐在高位上的王,她那僵硬的神情微微松动了一下。

她微微一笑。

格尼薇儿的面貌本就是那么的艳丽,如今在这周围的赤红中显得是如此苍白的女子,就像那开在黄泉彼岸之境的曼陀罗花,片刻之后便会凋零。

“吾王啊……”格尼薇儿蓝色的眼睛越发暗淡,“我……格尼薇,儿……从未,后悔……过…………”

余下的声音消散在了那持续的燃烧声中,直至消逝殆尽。

——6——

“抱歉,格尼薇儿。”

阿尔托莉雅垂着头,如此说道。

然而为何道歉?终究是不得而知。

——7——

莫德雷德很渴望得到她父王的承认。

她的父王啊,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

她的父王啊,无愧“骑士王”这个称号。

摩根为了她能够取代亚瑟王,对她说了许多关于王的战绩。

亚瑟王啊,他以15岁的年龄拔出石中剑,在众人面前证明之后,选择游历他乡,以十年时间,12场重大胜利这样的战绩回归成为众望所归的王。

莫德雷德将这些事默默的记在心里。

她依旧记得那一年,她刚刚被她的母亲——摩根造出来时,母亲对自己下的命令。

“去吧,去看看吧,你的父王,你注定要替代的人。”

那时的她懵懵懂懂,点了点头之后,走到了外面,昂起头,便看到了王。

王他一身银色铠甲着身,手中握着的是代表王权的石中剑,金色的发丝随风飘动,碧绿色的眼瞳中含着的是属于骑士王的坚定与温柔。

在王举高手中的石中剑那一刻,台下的与她站在一起的市民们高声激昂,呼喊着∶“亚瑟王!亚瑟王!……”

在那一刻,初升的阳光照耀在王的身上,一时间竟分不出哪一个更加明亮。

那是王,

那是亚瑟王,

那是亚瑟·潘德拉贡,她的父亲,

也是……她的光。

那一刻,女孩眼眸中的光亮可以与日月争辉。

一定要得到他的承认,要站在他的面前。

小小的莫德雷德如此想着。

随着长大,她成为了圆桌骑士。虽说头上始终戴着头盔,行事太过狠辣的些,但她也并不受待见。

但是,她的父王,始终都没有多看过她一眼。

也许就是从那一刻开始,莫德雷德对亚瑟王的期望,改变了

从期望着她的父王——亚瑟承认她,注视她变成了渴望王一直看着她,永远看着她,没有人能够夺取王看她的眼神,她会成为王心中最重要的人……

即便,是格尼薇儿。

当看到格尼薇儿在火海之中凋零的那时候,她的内心是狂喜的。

毕竟啊,此刻的王,绝对非常的脆弱吧,即使面上看不出来,但王他终究是个人啊。

然而,内心的怒火与妒忌又猛烈的涌了起来。

明明,明明她,才是王的孩子啊,为什么,要把王位传给高文这个人?

嫉妒像狠毒又隐蔽的火焰,灼烧着她的五脏六腑,她却十分享受着这份痛楚,因为只有疼痛才能提醒她,她的目标。

那么,去掠夺吧,站在高点,即使是站在王的最对面……

因为这样,王,就会把视线停在她身上了。

诡谲的笑容爬上莫德雷德的脸颊,令人无端心悸不安。

——8——

“怎么样啊?怎么样啊亚瑟!”莫德雷德看着眼前那位银铠染血,表情严肃的王,感受到王投在她自己身上的视线,她笑道,“这就是你不让我继承王位的下场!”

亚瑟王并没有说话。

亚瑟王低垂着头,金色的发掩盖住她的表情。她缓缓的将挂在腰间的,没有刀鞘的黄金剑拔了出来,血迹未干的剑尖指着莫德雷德。王的眼瞳中含着冰冷的杀意。

莫德雷德不知为何心口一痛。

她将那心中有如针扎的疼痛感忽略掉,一只手握紧自己的佩剑,另一只手直接抓住自己的头盔,甩了下来。

看到亚瑟王那惊愕又不失了然的表情之后,莫德雷德唇角一勾,冲了上去,与亚瑟王打斗在一起。

——9——

在被鲜血染红的土丘之上,遍地可见的尸体之中,两个身影飞速的碰撞在一起又弹开,使用的皆是最基本的剑术,而展现出来的威力却是那般的恐怖。

这时,一把金色的剑被打出了两人之外,亚瑟王不知从哪里取出圣枪,一口气捅入了莫德雷德的胸口,而莫德雷德的佩剑,与此同时也刺入了亚瑟王的左肩——临近心脏的位置。

莫德雷德身躯一晃,跌倒在了地面上,即使如此,她也依旧单膝跪地着,不愿示弱。

亚瑟王看着倒在地上的逆子,眼中不知闪过了什么,手握住即将插入胸口的那把剑,拔了出来,肩上涌出的鲜血与剑身上的腥红色是那般的刺眼。

王将目光投向了莫德雷德,薄唇轻言∶“……你,输了。”

莫德雷德张了张口,还未来得及说话,鲜血便从口中涌了出来。

“咳……!咳咳”莫德雷德粗暴的擦掉了嘴边的血,昂起头,看着嘴角同样溢出鲜血的亚瑟王,不知为何轻轻笑了起来,与亚瑟王别无二致的脸上挂起了孩子对父亲单纯的依恋。

果然啊,原来如此,没有错了……

“如果说,因为这一点,而……不能成王的话……那我,接受了。”

不等亚瑟王说什么,他就将双手微微打开,脸上带着企盼∶“王 ,父王……咳咳,您,可否……”

要的,终究是您的承认啊……

他那与亚瑟王同色的眼瞳中,含着孩童希望父亲承认自己的渴求,以及孩童明白可能性微小的绝望。

只是希望父王,能够承认她,仅此,而已……

阿尔托莉雅看着莫德雷德——那个有着自己与王姐血脉的孩子,心里不由得为她感到悲哀。

永远保持着15岁身躯的少女沉默了一会儿,把圣枪从莫德雷德的胸口拔出,随后,毫不犹豫地抱住了私生子,靠在她的耳边说道∶“Son”

圣枪被王扔到一边,带着震动的余韵,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感觉到怀中少女的身躯越发僵直,王放慢了语速∶“……My,son”

莫德雷德睁大双眼,那双晦暗的眼眸在此刻犹如雨过天晴般,变得与亚瑟王一样明亮。

她想要扬起笑容,但是脸上的血污和常年不笑而十分僵硬的肌肉让她的脸十分狰狞;她想要拥抱父王,但是手臂的微颤和急速逝去的生命力不允许她这么做。

莫德雷德双臂抬了抬,似是要抱住王。但终究只是微微一动后,就垂落在被血液染红的土地上。

与亚瑟王有着相同样貌的少女闭上了双眼,嘴上带着清浅的笑容。

——10——

阿尔托莉雅抱着莫德雷德好一会儿后才放开她,少女将逆子放在地上,看着她那面带笑容的睡颜,伸出手,慢慢盖住了她的眼。

她揉了揉逆子那比起自己来说略显暗淡的发丝,欲要站起身。却不曾想身影一晃,跌倒在了地上。

少女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竟发现自己眼前的那手已经开始变得重影。

她快看不见了,

她…快死了。

想到这里的阿尔托莉雅不由得嗤笑了一声,在地面上摸索着,摸到了黄金剑的刀柄之后,她顿了顿,将黄金剑的刀尖狠狠的插在地面上。

销铁如泥的黄金剑瞬间在地面上刺出一个缺口,阿尔托莉雅费力的借着黄金剑站起身来。

她昂起头,看着那初升之阳,发出一声无意味的长叹。

她的唇动了动,最终合上眼,带着浅笑,逐渐末了生息。

————

阿尔托莉雅不知道,她的师傅——梅林,一直用水镜注视着这场战斗——这场让亚瑟王堕落的战役。

花之魔术师沉默的看着父王与逆子之间的生死之战,看王之枪与臣之剑同时插到对方时,他的食指颤了颤。

他看清了,少女濒死前未说出口的话语。

‘梅林…老师,抱歉,我要……食言,了……’

“莉莉,啊。”梦魇之魔此时的话语带着叹息般的呢喃,叠加的二字在他唇齿中碾转,似对爱人倾吐的蜜语。

他微微笑着,那双紫色的眸子比蒙了纱的紫水晶还要剔透,仅仅只是微笑,也潋滟着空灵般的沉静。

而被那层层薄纱包裹着的,是拥有一半梦魇血脉的梅林从未表露过的脆弱情绪——哀伤。

“你怎么,如此的狠心呢……”

王,从未后悔过成为王;

选王之人,却后悔了。

是那样的厌恶着,悔恨着,

以轻漫的,看戏的态度,

将少女推下注定毁灭的结局的…

自己

————

一只鸟儿停落在陷入永眠的王跟前,费力得仰望着王的睡颜。

它宁可如此,也不愿停落在王的肩上。

它看着王好一会后,终于拍打起翅膀,飞去了。

嘘——鸟儿,请轻点声吧,莫要吵醒了王。

王她啊,为了这个国家,付出了太多太多……

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

飞鸟于战场之上盘旋,却都毫无声响。

风起,扬起她的金发,拂过她的脸颊,带去了那最后一丝温度。

王,愿您在永恒的幻想乡中,得到永眠。

《荣与败》
『繁荣与腐败之间隔着的,不过寥寥数年』
好吧沉寂了快两个月,我还是出来了_(:з」∠)_
自从开学以来,我的自由就被束博了_(:з」∠)_
只有国庆小长假能安抚我弱小的心灵_(:з」∠)_
这大概是∶纸太多了没处花系列①
至于还有没有②③④⑤……
看看有没有时间吧_(:з」∠)_

凹凸+三眼哮天录]师与徒


        ①孙悟空长相可参考三眼哮天录
  ②ooc严重
  ③故事可参考三眼哮天录冥界中杨戬看到的景象

  ————————————————

  ——1——

  嘉德罗斯依旧记得,自己与孙悟空第一次见面时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当时不满一岁的嘉德罗斯在那片自己已经了然与心的森林当中闲逛着,不知为何就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地带。

  那是一片桃林,树上结满了桃子,那么大,那么红,那么诱人。

  嘉德罗斯一个蓄力跳了起来,从树上摘下一个桃子。

  丰满的桃子长的粉嘟嘟的,散发着沁人的香气,让嘉德罗斯不由得一口咬了下去,一股清香又甜蜜的汁水一涌而出,让他不由得眯了眯眼。

  这种味道……他从未品尝过。

  突然不知到被什么东西砸中了头,让嘉德罗斯不由得愣了一下,入目的是一片火红。

  那个人正坐在桃枝上,右手上正一下一下的抛着一个吃掉了一半的桃子,脑后火红的低马尾被微风扬起,被阳光勾勒的俊美脸庞不似真人。

  “小鬼,你是谁?”

  嘉德罗斯从愣神的状态中回复过来,看着坐在树上的人,微微皱着眉,属于王的高傲让他如此有些不适。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有些不耐的回答道,“那你呢?”

  坐在树上的那一个人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随后扬起张扬的笑容,口中的虎牙被露了出来,红色的眼瞳闪过一道微光。

  “吾为齐天大圣——孙悟空!”

  ——2——

  嘉德罗斯有点恍惚。

  他也是听过的,那个来自蓝星的故事。

  孙悟空,自开辟以来的仙石孕育而生,号称为“美猴王”

  在西牛贺洲拜菩提祖师为师学艺,得名孙悟空,学会七十二变、筋斗云等高超的武艺

  从东海龙宫抢得的法宝如意金箍棒,还有锁子黄金甲,凤翅紫金冠,藕丝步云履,被兜率宫炉中之烟炼就一双火眼金睛

  在花果山自封齐天大圣,逼迫天庭封此名号……

  所以说,眼前的这些人……不,这些猴,都是刚才那个男人的子孙?

  突然,为在嘉德罗斯身边团团转的小猴子们一哄而散,嘉德罗斯抬起头,看到眼前被阳光照耀下有些模糊不清的男人,以及男人佣来的那只骨节分明的手。

  嘉德罗斯将疑惑的眼神投向他。

  孙悟空微微一笑,原本犀利的五官显得有些柔和起来。

  “你不是让我教你棍法吗?”

  嘉德罗斯眼前一亮,将将手放在了男人的手中。

  ——3——

  原本带领着小猴子们演练的哼哈二将看到孙悟空来之后,果断停了下来,向孙悟空鞠躬。

  “大王!”

  孙悟空点了点头,拍了拍身旁嘉德罗斯的肩膀。

  哼哈二将了然,带着那一群的小猴子到其他地方演练去了。

  孙悟空和嘉德罗斯面对面的站着,孙悟空问道∶“你有棍子吗?”

  嘉德罗斯点了点头,伸出手,黄色的数据凝聚成一根黑黄相间的棍子,看着手中的那一根棍子,嘉德罗斯嘴角下意识的咧出一个狂傲的笑容,手背朝上,像孙悟空伸出了抓着棍子的右手∶“你,先跟我打一架!”

  ——4——

  孙悟空坐在不知道从哪里拿到的垫子上啃着桃子。

  嘉德罗斯仰躺在地上微微喘着气。

  “你,为什么连棍子都不使出来!”等到气息平复下来后,嘉德罗斯问出了这个问题。

  看着只有说话的气力的嘉德罗斯,孙悟空把手中的桃子一口塞进了嘴里,囫囵了几下后,把桃核吐了出来∶“你应该知道我的金箍棒到底有多少斤,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训练你的格斗。你的动作太过直白粗暴,这样耗的力太大。”

  嘉德罗斯不语。的确,擅力不擅速的他在面对敏捷的孙悟空,实在还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嘉德罗斯缓缓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咧嘴笑道∶“那就来吧。”

  “堪称恐怖的恢复力……”嘴上念叨着,孙悟空也站起了身,摆出了攻击的姿势。

  “孙悟空——!!”

  远方突然传来少女的呐喊声,孙悟空的脸僵了一下。

  ——5——

  “孙悟空~!”

  哪吒在看到孙悟空的那一刻,就立刻的扑了上去,抱住孙悟空的腰,死命的用脑袋蹭蹭蹭。

  孙悟空的脸红了红,伸出双手,抓住她的肩膀,推了推,又不敢太用力,将求助的眼光投向一旁正在看好戏的杨戬∶“帮我把她扯下来啊!”

  “好好好……”杨戬无奈的笑着,将手伸到了哪吒的腋下,把她举了起来。

  哪吒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悬空了。望了望身后的杨戬,然后将目光投向孙悟空,双手双脚都开始扑腾起来。

  “孙悟空~孙悟空~~”

  杨戬依旧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依旧举着哪吒。看着哪吒那个模样,他看向了孙悟空。

  孙悟空一脸嫌弃的看着两眼欲泣的哪吒,右手握拳轻轻一咳,脸颊微红的说道∶“放她下来吧。”

  哪吒一落地,就又有了想要去抱孙悟空的意思,刚扑上去,就被一个金色孩子给挡住了。

  “哪里来的黄毛小子。”哪吒看着面前那个孩子的包子脸,下意识手痒的去捏。

  “你!”嘉德罗斯猛的瞪大眼睛。

  “好了好了别闹了别闹了……”孙悟空将两个人分开。

  “这个孩子是谁?”杨戬问。

  “他叫嘉德罗斯,是我现在的徒弟。”孙悟空看着怀中鼓着包子脸的嘉德罗斯,轻轻地笑了一声。

  嘉德罗斯瞪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他,是你徒弟?”杨戬瞪大了他那双紫色的眼睛。

  要知道,在他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有作为一个叫做嘉德罗斯的孩子!

  “他说他一不小心误入了时空乱流,所以来到了这里。”孙悟空说。

  “噢……”

  “好了,先不管这么多了,孙悟空快陪我玩!”

  哪吒打断了杨戬沉默的思索,拽住孙悟空的手臂就把他往外拖。

  “喂,喂!放手!我自己可以走!”

  “不放~放了手你就跑了!”

  杨戬轻笑了一声,迈开步伐追上他们∶“你们两个倒是等等我啊!”

  嘉德罗斯站在原地,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烦躁油然而生。

  ——6——

  “你就没想过,离开花果山吗。”

  好不容易等到杨戬和哪吒都走开了,嘉德罗斯这样问道。

  “我为什么离开呀,”孙悟空看了一眼嘉德罗斯,将手中杯子里的果酒一下倒到了嘴里,“我离开这里这么久,好不容易回来了,当然要在这里留着了。”

  “……你就没想过,去外面看看吗?”

  嘉德罗斯眼神灼热的看着眼前脸颊微红的孙悟空。

  “我可是一点都不想离开花果山呢,因为啊……”

  “?”

  孙悟空轻轻地笑了起来。

  “这里是我的家,我有花果山,有这里的猴子猴孙,有他们在,足够了。”

  孙悟空看着不远处正在和哪吒打闹成一片的小猴子,以及其中十分无奈的杨戬,笑得十分温柔,那股犀利被抹去之后,竟然显出了一种莫名的魅惑。

  嘉德罗斯感觉心脏漏了一拍。

  ——7——

  多日之后

  金黄色的身影与赤红色的身影一次又一次的交错着。

  嘉德罗斯嘴角裂开了笑容。

  “哈哈哈哈!没错,就是这样!”

  孙悟空看着眼前的嘉德罗斯,火红色的眼瞳中燃烧着战火。

  手中的金箍棒猛的握紧,瞬间放大了数倍,向嘉德罗斯砸了过去。

  嘉德罗斯并未躲闪,伸出大罗神通棍想要去挡,却被延长的金箍棒直接捅到了地上,地面瞬间被砸出了裂痕,出现了一片灰色的烟雾。

  孙悟空立于半空之中,神色冷厉的看着那被烟雾笼罩的地方,风衣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连带着那火红色的低马尾,有如在空中飘扬的旗帜,一支永不会折断的旗帜。

  果不其然,下一刻那道黄色的身影腾空而起。以同样的招式,挥着大罗神通棍砸向孙悟空。

  孙悟空接了下来。两根棍子之间产生巨大的冲击力,向周围无形的绽开了空气波。

  良久之后,嘉德罗斯猛的一咬牙,将大罗神通棍向旁一挥,大罗神通棍瞬间将对面的一座山凿出了一个洞。

  “我输了。”

  嘉德罗斯缓缓降落到了地面上,放松身体后,瞬间躺到了地面上。

  孙悟空也降到了地面上,背对着嘉德罗斯,蹲了下来。

  “你,你干什么!”

  嘉德罗斯莫名觉得脸上发烫。

  “你现在太累了,我把你背回去。”

  看着眼前那个人瘦削的背影,嘉德罗斯沉默的趴在了他的背上。

  感受到背上的重量,孙悟空啧了一声,站起了身,向水帘洞走去。

  嘉德罗斯眯起眼,他听到,背着自己的那个男人平缓的心跳,那种感觉令他安心。

  “说真的,如果你能将你体内的力量再多加以控制的话,你绝对可以打败我。”

  “……”

  “不过这样的实力对于你而言,又或者说是对于你那个世界而言,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最顶尖的了。”

  “……”

  “还有,嘉德,你真重。”

  “不·要·说·话!”

  ——8——

  “悟空,你被释放的消息还要跟各处汇报一下,我们该回去了。”杨戬盘腿坐在石桌上,对着孙悟空说道。

  孙悟空斜靠在王座上,左手握拳撑着脸颊,右手依旧拿着一个粉嫩的桃子,他闭着眼睛,有些不耐的回答道∶

  “我才不要回去!天宫太无聊!还是我这花果山好!”

  “干脆你和我一起待在花果山,别去做什么神将了。”

  孙悟空猛的凑近杨戬,邪笑着说道。

  杨戬猛的撇开脸,举起自己受伤的手腕说道∶“那可不行,我还要回去找老君治伤呢。”

  “你最好少给我乱来啊!赶紧跟我回去报到!”杨戬义正言辞。

  “呸!”孙悟空一脸的不屑。

  “留下就留下呗!天上一天地下一年的,玩个一年半载才好呢!”

  身后突然出现了少女的声音,孙悟空猛的转过头,看到的是双手叉腰,一脸阴谋得逞的哪吒。

  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

  “本小姐还要跟孙悟空培养培养感情!”

  果然!

  “回去!回去!我们这就回去吧!”

  ——9——

  嘉德罗斯躺在石床上,猛的睁开了眼睛,向外面跑去。

  外面没有一只猴子,只有那个坐在王座上的孙悟空。

  看着坐在王座上面翘着二郎腿,斜靠在椅子一边吃桃子的孙悟空,嘉德罗斯有些不耐的皱皱眉,但是内心中却涌起了一种莫名的欣喜,完全把之前的不安给掩盖了。

  “你这家伙,怎么了。”

  很奇怪。

  那种感觉真的非常奇怪。

  “还记得,你曾经问过我的那个问题吗?”孙悟空答非所问的说道。

  “?”

  “那我现在给你回答。”孙悟空坐直了起来,将已经吃的只剩下桃核的桃子扔了出去,“我可是一点都不想离开花果山呢,因为啊,这个世界是假的。”

  “什……么?”

  “这个世界是虚构的啊,”孙悟空感叹了一下,带着眷恋之色看着周围的景象,“无论是这花果山,这山中的飞鸟走兽,奇珍野果,猴子猴孙,都是杨戬内心幻想出来的啊……”

  “当然,也包括我。”

  嘉德罗斯的呼吸不由得滞住了,但是心脏却扑通扑通的直跳着,好像预示着什么。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个世界迟早会,真的毁灭掉啊。”

  看着嘉德罗斯那副傻愣愣的模样,孙悟空轻笑了一声,残忍的说出了这个真相。

  “你……!”

  嘉德罗斯莫名明白了内心的那种预感是什么了。

  难不成,难不成……

  “……你会消失掉吗!”

  孙悟空没有说话,只是环顾着四周,发现四周的一切都开始慢慢的变成了晶体消散,在阳光的照耀下,就像一场正在破碎的幻梦。

  他看着自己的手,也开始慢慢的虚化起来。

  他轻轻地笑了起来。

  “时间,到了……”

  “杨戬他,不,应该是她,想到了呢……”

  看着那渐渐要消散掉的人,嘉德罗斯内心的恐慌犹如海浪将他吞没。

  “不可以!”

  他猛的抱住面前那个人的腰,一阵沉寂之后,感觉头被一只手摸了摸。

  那个人发出了微不觉察的叹息声。

  “嘉德,我还应该谢谢你呢,要不是因为你,我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虚化出来的。”

  “不……”

  “我不能走呢,因为呀,我诞生自花果山,自然要与花果山一起消失才行啊,还有我那些猴子猴孙们,我可是想一直陪着他们呢。”

  “不能……”

  嘉德罗斯的脸被孙悟空抬了起来,露出了那一张满是泪水的脸。

  孙悟空眼中闪过怜惜之色,轻柔的擦着嘉德罗斯脸上的眼泪,他的脸慢慢的凑了上去,在嘉德罗斯的额头上落上一吻。

  “记住,一定要活着啊。”

  “还有……”

  在嘉德罗斯的眼中,那个已经开始看不清眉目的男人笑的是那般的柔和,那双如火焰的瞳孔此刻不知是什么缘故,竟闪着微光,犹如那即将熄灭的火焰,挣扎着想要在这世间留下那么最后一点颜色。

  “要记住我啊。”

  “不,不要——!”

  ——10——

  嘉德罗斯猛的睁开眼睛,被日中的太阳晃得一阵眼晕。

  愣神了一会儿后,他猛的直起身来,将周围打量上了一圈。

  还是那片森林,熟悉而陌生。

  是梦吗?

  嘉德罗斯不由得抚向自己的胸口。

  不,不是梦,那种感觉……

  他低着头,过长的金色刘海在他眼前垂下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翻滚的复杂情绪。

  “孙悟空……”

  ————

  “嘉德罗斯大人,作为一名神,你应该拥有属于您的侍从。”

  实验室的首领——尼斯贪婪的注视着金发孩童完美的容颜。

  眼前的这个人是神啊,他们造出来的,最完美的神啊。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高傲的一个昂首∶“那就带他们进来吧。”

  “好!好!”尼斯忙不择送的点了点头,双手拍了两下,便有十个人从实验室的门后走出来。

  “嘉德罗斯大人,请您选择您毕生的侍从吧。”

  嘉德罗斯挑剔的目光在单膝跪着的十个人之间游走着,在一个扎着红色高马尾的人身上停住了。

  他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用手指了指∶“就他了。”

  尼斯愣了愣∶“嘉德罗斯大人,就这一个……”

  “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嘉德罗斯鎏金色的眼瞳转向那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瞳孔中有着明显的怒意。

  尼斯猛的一颤,低下头∶“那么,在下就先告退了。”语毕,她就带着剩下的九个人走了。

  嘉德罗斯看着单膝跪在地上沉默不语的那个人。

  “你叫什么名字。”

  “雷德。”

  “那好,雷德,抬起头来。”

  “是。”

  雷德抬起头,露出了因为低头而没能露出的橙黄色眼瞳。

  然后看到了面前嘉德罗斯脸上明显的失望。

  雷德∶?

  嘉德罗斯从身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眼罩,抛给雷德∶“带上。”

  雷德∶???

  “……是。”虽然十分的疑惑,但是雷德还是照做了。

  毕竟作为人造人,即使有着眼罩遮挡视线,其实也能看的见的。

  嘉德罗斯看着乖乖照做的雷德,嘴角勾起满意的笑。

  “记住雷德,你的王是我——嘉德罗斯!”
  
  ————

  嘉德罗斯看着始终缠着格瑞在那叽叽喳喳的金毛,头顶上出现了无数个井,咬着牙,满含怒意的字从他嘴中吐出来∶

  “吵死了!渣渣——!”

  手里的大罗神通棍向金用力一挥,以极快的速度变大了数倍,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逼近了金。

  金瞪大了双眼,看着那根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棍子,瞳孔微微放大。

  不好!

  格瑞一惊,看着依然站在原地的金,脚下开始蓄力。

  就在这时,金的面前猛的出现了一道红色的虚影,将大罗神通棍挡在了面前。

  今好不容易从极大的震撼中缓过来,大口的喘息了几下,一脸感激的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个救命恩人。

  那个男人身着一身黑红的便装,左手抓住大罗神通棍,右手抛着一个露出桃核的桃子,微微偏着头,脑后火红的低马尾迎风飘扬。

  火红的眼睛闪过一道光,嘴角勾勒出与嘉德罗斯一致的狂妄笑容。

  “嘉德,好不容易见师傅一面,就这样对待你的师傅么。”

疑似cp刀剑组⑦
最后一期…
豆子不够了,父母不让买

疑似cp刀剑组②
依旧是爷爷的主场

疑似cp刀剑组①
四张里面都有三日月●▽●
#爷爷你倾乱天下#
#爷爷你惑乱世人#
#爷爷你貌美如花#